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民事欺詐與刑事詐騙的界限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ag : 中國 法律

犯罪論


2008-02-02
犯罪論 - [律]
Tag: 倭奴 法律

日本刑法謂犯罪為構成要件該當又違法且有責的行為。竊以為『有責』一詞之附著可謂作繭自縛。

構成要件與違法性互為表裏,或可同視,二者大體均表現客觀。而有責與否純屬個體單獨判斷。蓋刑法是制度,重要的是明示世人,需要的是明確穩定又簡單的規定。構成要件或者法律條文,一般人容易了解。有責與否,非經過特殊訓練未必能夠判斷。蓋有其刑則有其罪,只要觸犯了條文,即該當了構成要件,且實質違法,即可認定有罪。并不會有何不妥。因為刑法的效力最終得通過刑罰來體現。在確立罪名以後,根據責任有無等個別斟酌罰與不罰,與現刑法相比并不破壞妥當性。更進一步,甚至連違法性也可從犯罪成立條件中刪除,也歸為懲罰條件。

如果切實地遵照現在的這種規定辦理,按第六十一條第一款『教唆他人犯罪者科以正犯之刑』,則教唆無刑事責任能力人犯罪者,不必受罰。因為實施被教唆的犯罪行為的人沒有刑事責任,罪不成立,即無所謂正犯,也就無所謂『正犯之刑』,則教唆者無刑可科。此情狀即合前所謂『作繭自縛』。當然,實務上有妥協辦法,比如按要素從屬性說中的限制說,只要被教唆者觸犯了條文并且違法,則教唆者就該受一般的被教唆者所犯該罪時的罰。即解釋第六十一條第一款中的『他人』為一般性的人,不是具體個案中的被教唆者。但從這種解釋也可管窺犯罪的實質不包括責任。同時這種解釋過于牽強。按一般人理解,條文中所謂『正犯』自然是前所謂『他人』,而該『他人』自然應當是事實上該案中被教唆的那具體實在的人。即這種解釋實質上歪曲了條文。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嫌。




神 發表于12:23:26 | 引用(0) | 編輯

tag : 倭奴 法律

所謂間接正犯與教唆

more...

tag : 倭奴 法律

良心犯


2007-07-26
良心犯 - [律]
Tag: 中國 法律 自由

聞知山東一女因散布謠言而被拘留。其於網上大肆渲染濟南暴雨慘狀并強硬批判反駁者。因其所稱非實,混淆視聽,故而被定為散布謠言。

有所謂法律專家認為,該女并不知道自己所論不實,不當以散布謠言論。某不以為然。

有人殺人,問之可知殺人犯法否。答曰既知,而猶不以為己非。是行其所是,但聽良心,不問法律。然而國不可以其之自行其是而不罪之。

放諸本案亦然。縱使伊人委實不知實情但自以為是,亦不可以之阻卻違法之責。

蓋若問罪責,責在所害之益。行為人內心如何,無關乎利益被害程度。本案中女,故意造謠也罷,無知傳謠也罷,混淆視聽大嘩輿論之實并無變化,焉能免責?造謠與無知傳謠,頂多有故意與過失區別而已。

責有輕重,未嘗不可以免。過失或可減責。若實在情有可原,甚而減可至於免。量變轉質變。如本案中女,事情悉聽於有司官員,則或可免責。但伊自稱所言之事無一親眼目睹,而全部聽於友人言論。他人不知彼友人是何人,彼亦不究友人從何知曉。是重過失也。重過失不可減免。

思夫孔子曾曰:“道聽而塗說之棄也。”量彼女人,刑似不可免。縱免於刑,其無之狀,亦得周知。

而其所謂法律專家,不知專於何物,家在何處。蓋多少法律專家,成為專家之日,正是記者發表之時。也不能怨他。




神 發表于01:37:49 | 引用(0) | 編輯

tag : 中國 法律 自由

犯人自保與親屬包庇


2007-06-06
犯人自保與親屬包庇 - [律]
Tag: 倭奴 法律

日本刑法規定,犯罪嫌疑人逃亡、隱匿、毀證等免罰。其親屬犯此罪者亦免罰。理由是難以期待處於該狀況下的人選擇合法的舉動。

1,然而,若犯罪嫌疑人借助他人犯此案者,或謂此擧導致違法性提高,或謂足以期待他之不拖他人下水,總之當罰。

2,同時,若犯罪嫌疑人親屬借助他人犯此案者,則不受罰。理由是其本人犯罪尚且不論,而作爲共犯犯罪責任當更輕,卻反而受罰,於理不合。

相形之下,犯罪嫌疑人何嘗不能以此理由免罰?反之,犯罪嫌疑人親屬亦得以1之原因受罰。

3,另,若犯罪嫌疑人使得親屬犯此罪,則免刑與否亦爲疑問。



神 發表于10:48:16 | 引用(0) | 編輯
評論

tag : 法律 倭奴

プロフィール

知雄守雌

Author:知雄守雌
仁至義盡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