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囿說


2007-08-02
別囿說 - [誥]
Tag: 自由 國家

有記載料子思想,說其主張別囿。所謂別囿就是要超越先見、偏見、成見。說料子主張見侮不辱以救民於鬥。見侮不辱,指受到侮辱也不以為侮辱。蓋侮辱是世上的成見,如果脫離世上的成見,自然就沒有侮辱的概念,沒有侮辱的概念自然就不會以為受侮辱,不會以為受侮辱就無所謂侮辱。既然沒有了侮辱,那民眾自然就不會爭鬥。『接萬物以別囿為始』,所以能『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茍於人,不忮於物』。

不論所記載的料子思想是否的確其本人思想,至少這樣的思想是存在的。天下如此太平,誠然皆大歡喜。但能否實現,才是關鍵。

某不認為能實現。

民之所以爭,不見得是出於囿於某物某情。韓非子說,上古民不爭,是因為『不事力而養足,人民少而財有餘』,當韓非子之世反之,所以民爭。

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

竊議合韓孔之論,正是『爭』的原因。人也是一種存在,每個存在都有存續自己的本能,為了存續自己,自然要爭。見侮而爭,正是為了保全自己與對方的相當地位,不使因地位受輕視而致爭鬥失利。是為爭而爭。

至於囿于群體,或曰集體歸屬感,也本出於『爭』。遇異端則群起而攻之,效率的確比個體相搏高。集體本就因為『爭』而存在,而一旦有一個集體,則其對立面作為『爭』的對象,若未先期或同時組成集體,也會組成集體以相抗衡。

而所謂的『囿』,不過是為了『爭』而自命的正義罷了。納粹國宣揚種族主義以及日本兵視中國兵為中國豬,以及有人視女性天生是男性的玩物或本來就智力不如男性,等等等等,不過是為了現在或將來的爭,為了既爭得的地位、特權而編造的囿。即所謂自欺欺人,或者不自欺,但至少欺人。囿本來就不是固有的,而爭卻是與生俱來的,別囿焉能禁爭?

正因為有天性的『爭』,所以才無時不刻無處不在地體現著『囿』,以至于『囿』仿佛與『爭』互為表裏,仿佛也成了本能。秉性最難易,怎麼能強求大家放棄成見。就算有人能放棄偏執,只要還有『爭』的素性在,一旦接觸到未能放棄『囿』的人,恐怕天良就復蘇了。此類例子已不勝枚舉。影響最廣泛的,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中止活動的第二國際。名為國際,可各成員國的受壓迫者依舊紛紛各自轉而支持其國政府,亦不論該政府善惡。諷刺的是,他們接受的思想就是國際主義思想,本應團結一致共同對付反動派,且只有團結一致才能對付反動派。國際主義教育或洗腦終究沒能戰勝民族主義。別囿焉能禁爭?

又,別囿要求大智慧看穿一切,卻和愚民以使之向來不知辱不知爭殊途同歸。愚民恐怕不是料子等人的目的。縱使全民皆愚的確能保障世界和平,但全民的命運將系於何人?風險也過大了吧。

不過『接萬物以別囿為始』這一點是對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別囿也是明之一。不能別囿如何能全盤觀察通盤考慮?事實上,從韓非子的言論也可看出,強調明賞信罰的韓非子本人,也超脫於塵世陋見之外。正因為超脫才能看到囿,才能基于囿主張建立一種不依托人的制度。

普通民眾,怎麼能指望他們有如此覺悟?否則豈不滿地圣賢?否則不早就天下太平也不需要有人宣揚別囿也不需要有人宣揚制度了。『唯上智與下愚不移』,古之人不余欺也。

然而民眾的本能又正是天道。優勝劣汰物競天擇,這也是明。何必強調別囿而漠視競爭?萬物本無異,競爭之中才有囿出現。上文已述,此處雷同,可見道理的簡明。

明明之後,只能復慷古人之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神 發表于07:00:18 | 引用(0) | 編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ag : 自由 國家

comment

Secre

プロフィール

知雄守雌

Author:知雄守雌
仁至義盡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