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死亡賠償金額


2007-08-16
死亡賠償金額 - [令]
Tag: 倭奴 法律

賠償額限定於被害損失,自不必言,然而生命特殊,并非一般財物可比,賠償額只能推算計測。現倭通行以死者若生存則其將來可得收入為基礎算定賠償額。然而竊以為此舉大不妥。

一,倭情男女經濟不平等非常。女子多持家,不事生產,并無收入。則依上述賠償額判斷基準,死女獲賠遠少於死男。事實上,據統計交通事故中死女獲賠額平均為死男所獲之六成。雖有人解釋女子家務也為勞作,其經濟效益并入家庭財產之中,只并無顯然支付於女子而已,故依舊可以一般女子正常平均收入為參照擬定務家死女賠償額。但即使女子參加工作,其平均收入依然低于男性,故照此計算死女賠償額仍不及死男。

二,不僅限於男女。經濟地位或工作能力、收入水平總是因人而異。若死者為智障,則再怎麼計算伊也幾乎無收入可言,則無賠償可得耶?即便同為正常人,其他情況一樣,僅一人小公司普通職員,一人大企業董事,對後者的死亡賠償殊非前者可比。

三,將來可得是以該人持續死亡前工作至一般退休年齡計算得到。若死者剛剛大學畢業,在找到正式工作前暫時為人打工,則以其打工收入為計算標準,顯然不妥。有解釋當以其人收入能力為基準,即比照與其情況相同的一般人一般收入以判斷。該問題或可解決。同樣可解釋尚未工作死者甚至尚未就學死童的賠償額問題。然而對已退休之人如何計算將來可得收入?有人解釋可以一般最低收入為標準計算至平均死亡年齡其人所得,盡管勉強但猶或可解決該問題。然而若死者死時超過平均死亡年齡又當如何?未必不能再解釋,唯恐過分牽強。

另對生存受害人的將來可得算定也問題嚴重,事務上若受害人生存年限基本能確定,即以該年限為準。然則加害人從經濟方面考慮,有時候一旦不意間作出傷害舉動可能就往往乾脆傷害得更深些,讓對方早點死,這樣賠償額會低些。同時,故意這種主觀狀況的證明又并非那麼容易,阻止加害者加重傷害的,可能只有靠不住的所謂道倫理了。

總之,以將來可能收入為賠償額參照,看似劃定了明確的標準,但其實往往不得不多加假定以實務,終于使這個標準也流于曖昧。且此種方法算下來的賠償額,因人而異。生命本無價,但算下來的價格卻有差異,使人懷疑人有貴賤。不論人是否有貴賤之分,在倭畢竟倡導人人平等。因此僅按該方案賠償,恐惹眾怨。何況加害人也會報怨不公,致使法律權威受損。實務中又往往為遺屬作主求撫慰金,并減撫慰金以平衡生者所獲賠償總額。雖然撫慰金被定為由得法官度裁,但這種規定卻違背法治準則,應屬非法。撫慰金的額度恐怕也因法官而異,限額毫無客觀標準,聽憑法官良心。然而良心者,我不知其何謂。法官的良心并不異於良心。

為劃一個標準也為撫平民心,竊以為該重議死亡賠償本身。首先,若受損者只限死者本人,則基于生命平等之口號,應該確定一個相同的賠償額。如何確定,就得且只得依靠政策。而家庭成員的死亡對家庭的沖擊是存在的。這分為兩方面,一是經濟沖擊,二是感情沖擊。前者致使將來的家庭財產受到損失。就如同家務女子的工作收入直接并入家庭財產中而未支付給本人一樣,工作者的收入最終依舊并入家庭財產中。則其次,將前述將來可得收入的規定看作對家庭賠償的規定。這就避免對絕對無工作能力如殘疾、老人等的損失額的勉強解釋。這些人的死事實上并不會造成家庭財產受損失。如無家庭者,則視其繼承人或依仗其以生活者同家庭成員。若的確孑孓一人,可視為對社會財產的傷害。并無不妥。因為若這種人正常死亡,其遺產依舊收歸社會。第二方面的所謂感情沖擊事實上是對身份權的侵害。其實未必要有感情沖擊,否則因為感情受刺擊程度難以判斷故賠償額又難以確定。只要有對夫妻兄弟姐妹親子之類身份權的傷害即可,反之感情在深,縱有斷金之誼也不得償。因此再次是對上述有身份者的賠償。的確孑孓一人者,則不會因死而讓任何人身份權受損,故不必付這筆賠償。這應該相當于前述撫慰金。其額度,也不該由法官裁判,而應由政策統一決定。傷害親權當賠幾何,傷害夫妻權當賠幾何,等等。

這樣算下來,獲賠者收益依舊因人而異。但解釋清楚,所獲賠償為作為遺產繼承的全部相同的死亡賠償金本身加上因死者個人經濟或工作能力而異的家庭財產損失賠償加上因死者家庭情況而異的各個人的撫慰金。現行規則之弊,在於把賠償總額解釋為死亡賠償本身。但若究竟,則發現要麼使得死亡者生命有貴賤之分,要麼使得死亡者死亡本身都被排除於賠償對象之外。

當然,作為前提,還應修正『私權享有終於死亡』這一原則。否則加害者不必對立死者的死亡負責。除非法律假擬『任何死亡都是先受傷再死亡』,則立死者可在其假定的彌留之際就必死的後果對加害者有求償權,并能使繼承人繼承該權利。但若修正『私權享有終於死亡』原則,何必如此假擬?蓋人只要是確定的存在,不論現存與否,即使過去的或將來的存在,也應享有私權。至多權利行使人不是其本人而已。但就便是現存者,其私權行使者也未必該本人,如限制行為能力人等。依同理不但可解決死亡賠償或死者權利問題,或可解決胎兒權利問題。

但是,從加害人而言,畢竟還會報怨不公。同樣的過失殺人,一人殺了企業老總,一人殺了該企業普通職員,而兩加害人賠償金額不同。兩人分別對兩死者的死有過失,但若都系素不相識,則根本不能預見死者家庭受到的損失,又有何過失可言?無過失卻得負責,明確地違反所謂的資本主義自由世界的個人主義原則。盡管在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無言實行地修正個人主義原則,但名義上還是個人主義。既要保持基本制度不動搖,又要解決實際問題,就不應該讓不知情的加害者對受害人家庭損失負責。這份損失應該由社會或國家填補,填補方法是另外的問題。當然對故意加害以及知道死者個人情況或家庭情況的加害者,無從體諒。




神 發表于21:14:37 | 引用(0) | 編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ag : 倭奴 法律

comment

Secre

プロフィール

知雄守雌

Author:知雄守雌
仁至義盡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